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毋庸置疑,微博仍然是过去一年全社会最受关注的新形态媒体,它的力量在几次重大社会事件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现。但对于传播行业而言,“微博”本身已经不再是最关键的词汇,而是冠以“微”的名号的各种新鲜词汇。“微”营销、“微”公益、“微”电影、“微”视频、“微”娱乐、“微”传播、“微”广告……几乎任何一个与媒体行业相关的概念都可以加上“微”的前缀,变成一个颇时髦的新名词,然后我们就生活在了“微”时代。一个尴尬的反差是,寄生于微博体系之上的——不论是草根微博经营者、微博营销代理商、公司或个人品牌,哪怕只是刷粉的小工作室——都赚得盆满钵满,但作为“庄家”的新浪,除了在几个月之内经历了一场股价过山车,似乎还没有什么实际的收益,所以它搞了“微”币、“微”游戏……

  “限”

  去年此刻,高居榜首的关键词是“涨”,GDP狂飙之下,房价在涨、油价在涨、CPI也在涨,广告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今年此刻,业界普遍认为明年的广告价格将继续上涨,而主要的原因将是“限”。事实上早在去年年初,广电总局就开始执行《广播电视广告管理播出办法》,限制了广告的播出时段和时长,在去年将国内电视台的刊例价推高20%。今年10月以来,又连续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广告播出管理的通知》和《〈广播电视广告播出管理办法〉的补充规定》,再次详细规定了影视剧和新闻节目中间插播广告的行为,并强制取消了电视剧片头之后、片尾之前插播的广告,以及中插广告,媒体称之为“限广令”。更早前,又针对大陆地区的娱乐节目做出限制,压缩了娱乐节目的播出时长和数量,湖南卫视选秀节目“快乐女生”就因违反这一禁令而遭到封杀。“限娱令”无疑将直接影响未来各家电视台的节目编排,因压缩娱乐节目而空余的播出时段,将被影视类节目填补,而在“限广令”的夹击之下,仅有的广告空间价格必然继续飙升。镣铐之下,相信更多广告主会把目光投向另一个领域。

  “互联网视频”

  眼看着Youtube盈利的遥遥无期,而Hulu却已经在安心赚钱,国内的视频大佬们基本上也明白,移植电视台的模式是目前最靠谱的发展方向。购买正版影视剧、吸引收视、广告招标、流量变现。趋同的模式带来版权市场的一片春天。优酷、土豆等主要视频网站上市,手握大量资本待烧,百度、搜狐、腾讯等互联网巨头支撑的视频业务更是为烧钱而来,一年之间国内影视剧互联网独家版权的价格至少上涨了4倍,某些热门剧集的价格甚至超过百万元一集。而五年前,影视剧的网络版权仅有区区1000元/集,五年间涨了1000倍。据优酷和土豆刚刚发布的三季度财报,两家网站在今年三季度的内容成本分别为1050万美元和760万美元,明年的支出肯定还会继续增长。奇艺、搜狐视频、PPTV等同类业务也都在明年准备了至少千万级别的版权费用,一场搏杀近在眼前。

  与此同时,一边是视频业务的迅猛发展,一边是电视广告的诸多限制和奇高价格,广告主也开始重视视频广告的价值。据估算,今年国内视频广告市场收入将突破50亿,相比去年增长130%,广告单价和广告主数量还将在明年继续保持高速发展。视频早已不是视频,而是“互联网电视”。

  此外,在强大资本的推动下,上市无望的小型视频网站也无非两条路:出售或破产。为了各取所需,人人已经收购了56网,新浪也入股了土豆网,更多的兼并与整合也正在水面下无声地推进着。

  “穿越”

  网络文学是最典型的快餐文化,作者随时写,读者随时读。读者随时都可能不再读,作者随时都可能不再写。文化速食主义的影响下,作者们都爱写那些读者们喜闻乐见的作品,毕竟大家都只是为了填饱“肚子”。但有时也很难判断,到底是读者爱穿越所以作者爱穿越,亦或是作者爱穿越所以读者不得不爱穿越。总之在众多网络小说题材之内,穿越与架空永远是最热门的选题。但在今年,多部穿越小说被拍摄成电视剧,引发一波又一波收视狂潮,让始终徘徊于边缘地带的网络文学步入了象征正统文化的报纸和电视,并带来了可观的收视率和广告收入。但根植于网络的事物在传统电视人的手中演绎,终归是缺少了网络的气息。相比之下,胡戈为七喜汽水操刀的一系列穿越主题病毒视频,才是深得互联网精髓。

  “罗西门”

   这个词最早出现在王晓峰同志的个人博客“不许联想”中,暗指罗永浩通过微博控诉西门子冰箱门质量问题引发的一系列事件,当然这个词并不是王晓峰同志发明的。在百度百科的词条中,这个日本女子组合的名字尚未添加新的含义,但可以相信未来会添加的。如果未来有一天,记录自媒体在互联网时代的强大力量,“罗西门”绝对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笔。

  自今年9月27日下午13点55分罗永浩在新浪微博发布第一条对西门子冰箱和洗衣机的质量表示不满的信息时开始, 到12月4日上午9点整西门子中国区总裁通过西门子的官方微博发布致歉声明,持续两个多月的战争终于以罗永浩的胜利宣告“结束”。曾经我们一度以为,西门子会很快正面积极地回应此事,从产品质量和媒体公关两个方向迅速把此事转化为一个正面新闻,西门子本来是有这个机会的,最初时并非所有舆论都针对西门子,罗永浩仍有可能是个夸大其词滥用影响力的无聊胖子,甚至一度下不来台,但是迟钝的反应和傲慢的态度把对手送上了英雄的神坛。老罗在西门子中国总部门前砸烂冰箱的那一刻,西门子就不可能赢了。

  而对于传播行业,罗西门的长远影响在于,“公关”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在罗西门中,西门子的公关服务机构蓝色光标的表现无奈又无力。设身处地到蓝色光标的位置上,想必每个人都会有同样的困惑于乏力。公关到底是什么。一个传声筒?还是真诚的对话与沟通?

  “电子商务”

   几年前,如果想在电视看到电子商务的广告,是很困难的事情。诸如淘宝、当当这一类电商大品牌,更多的还是会选择价格低廉的报纸、杂志和户外广告。但今年,情况不同了。仅团购这一市场,我们就能够感受到汹涌如潮的广告攻势是多么的令人窒息。2010年全年,国内团购行业共有投资17起,资金总额约1亿美元;今年前10个月,有据可查的融资已有15起,总额超过4亿美元。大把的现金让团购成为这一年国内最能烧钱也最敢烧钱的行业,拉手网在过去一年里,平均每天净亏损217.3万人民币,相当于一年间,拉手网每3秒钟点燃一张百元大钞。

  广告投放大面积覆盖的同时,烧钱的另一个途径是巨资邀请代言人,梦芭莎有范冰冰,走秀网和58同城有杨幂,麦考林有Angelababy,拉手网有葛优,赶集网有姚晨,聚美优品有韩庚、凡客诚品有韩寒黄晓明王珞丹李宇春……每一个都是当下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甚至有些不是花钱就请得到的。此外,在今年的央视黄金资源招标会上,电子商务也是突然杀出的一匹黑马。京东商城飚得了总价2亿元的广告时段,成为央视最大金主,淘宝、梦芭莎等电商品牌均有不菲投入。

  随着消费习惯和物流能力的进化,电子商务的蓬勃是必然的事情。同时行业细分也正在进行,网上便利店的探路者快书包正在把1小时送达的业务从图书横向扩张,也已经有不少同类竞争者进入限时送达这一领域;服装、箱包、鞋甚至袜子、零食的垂直市场也有了诸多小网站林立。同时存在的是,业界对于泡沫的担忧。团购的泡沫不必赘言,Groupon上市几天顺利跌破发行价就是最好注脚。乐淘网CEO毕胜的一篇演讲稿也让外界看清了这个貌似生机勃勃的产业中也隐藏着众多困苦与风险。

  当互联网进一步普及,物流建设进一步完备,电子商务市场经历洗牌之后,它仍将是一个遍布挑战但却有无数利益等待攫取的巨大市场。对于传播行业而言,电商品牌也是一个庞大待分的蛋糕,将在未来数年影响许多公司。

  “多屏合一”

   迄今为止,多屏合一的最终形态并未呈现。事实上随着三网融合受阻,就目前而言,多屏合一的理想至少要缺席电视屏了,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这一年里很重要的一个关键词汇。说到底多屏合一的用户体验无非有两个,一是在屏幕切换之后保持连贯无缝的使用,二是仅通过一个终端处理此前需要不同终端处理的工作。众多互联网和移动通信运营商都在今年开始尝试为这些目标努力。优酷现在会记录登录用户的观看记录,甚至可以在视频播放未完时记录时间点,当你更换终端之后仍可以从断点处继续观看。众多视频服务都在努力让自己成为互联网电视,无论是购买正版影视剧、综艺节目或是自制节目,网台联动是人们时时提及的概念,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电视屏幕与电脑屏幕合并。移动终端更不必说,相关的同步技术几年前就开始普及,更快的网络、更强的硬件、更清晰的屏幕,所以一切都在试图让一部终端整合所有功能。虽然现在还很难判断多屏合一将为传播行业带来怎样的改变,但可以预见,更丰富的互动、更即时更贴身更全方位的信息传递,无处不在的定制服务,每时每刻涌现的新技术,都将为传播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App”

   有人用寒武纪生命大爆发来形容当前的移动互联网创业生态,智能手机App就是其中一个平台。过去几年间各个操作系统的app数量都在猛增,而过去一年里,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品牌尝试这一领域。为自己的品牌做个应用程序让粉丝们来玩,开始变成一个很酷的想法,许多创意大胆执行有力的应用,也能形成良好有效的传播。与早几年的品牌app相比,过去一年出产的应用程序,已经不再满足于像奔驰那样做个赛车小游戏让粉丝们玩一玩,更多的品牌意识到必须在应用中提供更多有价值的服务。有些整合了电子商务的元素,使购买更加便捷,有些与更新的技术相结合,达到更好的互动体验。是否有个很酷的app,也成为品牌被关注的一个原因,也为许多新型的互动营销公司发掘了新的市场。技术与创意的完美结合,将在app上得到体现。

  “SoLoMo”

   社交——Social、本地位置——Local、移动网络——Mobile,这三个单词的前两个字母拼在一起就是当前传播界最火的名词,SoLoMo,含义也很直白,即社交+本地化+移动。今年2月,硅谷著名投资人约翰·杜尔(John Doerr)首次提出这个概念,很快业界就相信,符合这三个条件的新创公司将成为下一个Google和Facebook,这是一个专门为未来的社交与传播打造的概念。对于品牌传播而言,在SoLoMo的时代,传播甚至可能不再独立于产品之外,产品和服务本身就是传播,传播的过程也是产品和服务被使用和体验的过程。Facebook已经使人与人之间的六度空间缩减为4.72度,当人与人的关系被社交、地理位置和移动互联网紧密地绑在一起的时候,SoLoMo绝不仅仅是创业概念,也不应该是传播思路,不是生拉硬拽的签到与优惠,而是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

  “缺人”

   或许你已经体会到了,公司里似乎总是人手不够。其实不是人手不够,传播行业里不缺总经理和执行创意总监,更不缺策略大师,也不缺刚毕业的菜鸟新人。缺少的是五年左右经验,能够上手出活扎实稳重的熟练工。简单说,我们青黄不接了。从我们掌握的信息来看,大约两年前,大陆传播行业就已经显现出这一趋势,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渡过之后国内的广告业得到了一段良好的发展空间,人才的需求日益旺盛,但新人的成长速度并未跟上行业需求缺口扩大的速度,在今年终于达到顶峰。整整一年,传播业都处于人才饥渴状态,与诸多行业的人才矛盾一样,一边是大批新人没有工作,一边是大量岗位找不到可用之才。使这一年,“找人”成为一件关键的事。

  首 页 了解同策 服务体系 新闻动态 优秀客户 经典案例 联系我们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0-2011